二元期权恒生股指期货行情上百只债基单日跌幅超0.5% 什么原因?

  • 时间:
  • 浏览:11
  • 来源:翻倍赚配资-最权威期货交易平台_安全的股票配资平台

长期纯债产品吸引力可能下降,而固收+产品及货币替代产品可能比较受欢迎。此外,黄二元期权恒生股指期货行情金可作为资产配置二元期权恒生股指期货行情的工具。

近期,有关债券型基金的动态引起市场广泛关注,一方面是债市不断调整,基金密集推出新产品,不少基金提前结束募集,另一方面则是基金净值的大幅回落。

数据显示,6月2日,多只债券型基金单日跌幅超过0.5%,最高跌幅甚至接近1%,而短期纯债基金去年全年的平均收益率才接近4%,中长期纯债基金去年全年平均收益为4.36%。

不过,债券市场的动荡并未影响基金公司对相关产品的布局,反倒刺激了一些债券基金宣布提前结束募集。据了解,已有债券基金宣布在近两日提前结束募集。

提前结束募集应对调整

天天基金网数据显示,多只债券型基金净值在6月2日出现大幅回落。据《国二元期权恒生股指期货行情际金融报》记者统计,有129只债基当日净值跌幅超0.5%(份额分开计算)。具体来看,某只混合二级债基当日最高跌幅达到0.95%;某只长期纯债基金当日最高跌幅达到0.8%;某只短债基金当日最高跌幅达到0.35%。

债券型基金净值一天至少跌掉0.5%是什么概念?与一天净值跌去2%-3%的股票型或混合型基金不同,因为大部分债券型基金年化收益率大概维持在3%-4%,相比之下,后者近期的净值波动稍大。除了纯债型基金近期普遍下跌外,其他债基甚至一天就跌去了近一周的涨幅。比如,某只混合一级债基6月2日跌幅达到0.82%,近一周涨幅仅为0.66%。

与此同时,债市大幅调整之下,一些正在发行的债券型基金不约而同地选择将募集截止日提前至近两日。巨潮资讯网显示,6月3日,多只债券型基金发布提前结束募集公告。具体来看,新疆前海联合添泽债券基金宣布将原定8月27日的募集截止日提前至6月2日;华商鸿益一年定期开放债券基金宣布将原定8月28日的募集截止日提前至6月3日;天弘中债3-5年政策性金融债指数基金宣布将原定6月5日的募集截止日提前至6月1日。

相比5月份债券型基金的发行盛宴,6月初暂未看到较大规模债基成立,目前有3只债基成立,平均首募份额为5.26亿份。

金格投资控股集团董事总经理张海亮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目前来看,货币政策大概率仍将维持宽松的政策方向不变。短端利率预计将继续维持低位,未来不排除有下调存款基准利率的可能。相比股票市场的大幅波动,债券市场短端受益于货币持续宽松的政策,利率大幅下降。因此债市基于对市场宽松的预期的调整,使得许多基金选择提前成立完成建仓。

避险或无法提升债基魅力

震荡市场下,有业内人士对债券型基金目前的发行前景持保守态度。

“尽管避险需求还在,但债券基金对投资者的吸引力有所减弱。”诺安基金固定收益部总经理谢志华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方面,虽然债市有所回调,债券基金收益率下滑,但国外疫情冲击仍未结束,经济依然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外部摩擦的担忧也仍在,资金的避险需求不会全部消退;另一方面,风险偏好的确发生变化,债券收益率水平较低且资本利得空间不足导致相对吸引力下降,金融机构负债较为刚性的情况下,资金的确需要追逐收益更高的资产。”

谢志华认为,不同的债券基金品种间可能存在差异。长期纯债产品吸引力可能下降,而固收+产品及货币替代产品可能比较受欢迎。此外,黄金可作为资产配置的工具。

谢志华分析说,首先,固收+产品收益率绝对水平处于低位,导致大多资产负债利率倒挂,纯债产品空间较少,缺乏吸引力。而固收+产品可增加弹性。目前主流的固收+产品主要有两大类:工具型和配置型。保险机构偏好工具型,看中相对收益及排名;银行则偏好配置型,绝对收益思路,对回撤要求较高。投资者可以根据资产配置需求及风险偏好做选择。

其次是货币替代产品。短端利率快速下行并维持较低水平,货币基金收益已降至历史相对低位,缺乏吸引力,中短债基金相较货币基金来说,限制较少,收益较高,而流动性也较好,因此在低利率水平下,货币替代产品可以更好的满足投资者需求。

最后是黄金。考虑到疫情冲击是个长期变量,全球主要央行维持宽松政策,全球主要国家政府部门的杠杆率也呈现提高的趋势,全球货币宽松的背景下,黄金依然具有性价比,可适度配置。

债券波动加剧底部抬升

“月初资金面有些趋紧,好久没见到债券市场有这么大调整了,债券收益率短期这么大幅的走升,上一次遇见还是2016年‘钱荒’的时候。”某业内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感慨。

6月3日,人民银行发布公告称,目前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处于合理充裕水平,当日不开展逆回购操作。当日有1200亿元央行逆回购到期。自6月1日以来,央行连续三日暂停逆回购操作。

对于近期债市的波动现象,睿资投资俱乐部主席吴疌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表面上看,近期债市的波动是受到多重因素的影响。一是国家统计局和财新分别发布的5月制造业PMI数据好于预期;二是央行周末出台的政策在贷款方面要精准投放,而非直接“放水”。

吴疌认为,深层次看,由于外部需求没有恢复,货币政策目前只能束手束脚,主基调是救急而非刺激。因为大规模信贷刺激的后果可以预料,产能的短期扩张如果不能匹配需求,对银行而言就是金融危机。所以,在外需恢复前,利率也不会持续上升。近期和未来一段时间内,利率市场还会大幅波动,根本的驱动因素还是情绪。因为基本面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央行的关注重点还是避免产生大危机,而非刺激经济增长。

对于债市未来的重点关注方向,谢志华认为,需要关注基本面复苏的斜率、货币政策的节奏及海外因素和外部摩擦的扰动。“总体而言,资金面最宽松的时候已经过去,对债市最友好的环境也已经过去,债市正在发生变化。但总的来说,收益率暂不具备继续大幅抬升的条件。因此,债券收益率后期走势可能是波动加剧,底部抬升。”